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老婆在学校被干的经历
老婆在学校被干的经历

老婆在学校被干的经历

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他从他们学校来找我,于是我们就出去一家宾馆二楼开房间,一上来他就把我剥光吃我的逼,因为知道他要来,我早早就洗好了澡,毕竟我也很想他。这是他第一次给我口交,我兴奋死了,水水流个不停。他很有技巧,先亲我的大腿根,来回的亲,我实在受不了了,想让他亲我的逼,但他就是不亲。我拼命叫,反正是在宾馆,我也不怕人听见。当他第一下亲到我的逼时,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只想一辈子被他这么干,做他的性奴隶,让他干死我。
  就这样我被他亲到了高潮。不知道是他的唾液还是我流的水,把床单都弄湿了一大片。然后他让我翻过身,趴着,像母狗一样撅起屁股,就像你平时从背后干我的时候一样。我以为他也要从背后干我,谁知他竟用巴掌狠狠的打了我一下,问道‘母狗,最近想男人没有,想被干不?’我当时很兴奋,竟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有一种被虐待的快感,他不等我回答,巴掌象雨点一样落在了我的屁股上,有时还用手捏,拧。后来我用镜子照了一下,整个屁股都紫了,疼了还几天。
  “想着自己可爱的老婆曾经被别人这样蹂躏,我的鸡巴涨的的发疼,我翻身上马,一下插到老婆的阴道底部,其实老婆也已经湿的不行了,所以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像插到了一个滑滑的皮布袋里。她倒是爽的”啊“了一声,我狠干了几下,命令道:”接着说,婊子以前一样,什么“烂货”、“欠操”,“骚逼”、“妓女”,不堪入耳,他越骂我我越兴奋,扭着屁股让他干,那一个姿势他干了我20分钟,中间不停,我来了两次高潮。他竟然还没射,他好厉害啊,现在想起来还兴奋。
  突然,他把我抱起来说,我们玩点刺激的,我当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只想让他干我,就迷迷忽忽答应了。他把我抱到窗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让我的手扶着窗子。这一家旅馆是当地人家在家开的,窗户外面就是住家,虽然哪天上午人不多,但不时窗外也有人走过。我惊叫道:“你疯了!有人看到!‘他不管那么多,一下就从背后捅了进来,使劲搞我。我不敢大声叫,怕人听见,但还是有一个50多岁的男人路过窗外,惊讶的看着我和我跳动的奶子,幸亏这时候他射了,不然肯定羞死人了。他射的时候我又来了一次高潮。”
  我猛的在老婆逼里抽插了几下就发射了,想着老婆被别的男人这样干,我心里一阵酸楚,老婆并没有高潮,只是是羞红着脸看着我。
  “他没带套子,射到你里面了?”我问。
  “恩,那次太激动,他没戴,我也没让他戴”那要是怀孕了怎么办?“老婆没有回答我,只是仰着脸“你生气么,老公?”,“哪有!”我故做大度地说:“干都干了,我生什么气。”
  “那次我怀孕了!”妻子幽幽的说:“后来我就自己去堕了胎,没告诉他!
  不过就那一次,再后来我都很注意。“
  天那,我的老婆竟然为别的男人堕过胎,我心里一阵疼痛,但鸡巴在她的逼里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想着老婆小逼里竟然无数次夹主过别的男人的鸡巴,被别的男人射进去过精液而且那个男人的精虫曾经在她的子宫里着床,发育,兴奋的感觉替代了心理上的疼痛。
  那你们后来都是在这家宾馆干的?“我问道”不是的!““啊!还有在外面,你们到底干过几次老婆这时候才发现说漏了嘴,不得不吞吞吐吐道”好,好几次吧!“
  “到底多少次,小骚逼?”我使劲干了他两下问“好了,好了,告诉你,大概几十次把,我也记不清楚了,反正每次他来都要我好多次,我又不舍得不给他,他学校离我们的又不远,你也知道。一想干女人他就来了。
  这我倒是知道,刘半勇的学校离我们学校确实不远,虽然在两个城市,但两个城市之间只有一百多公里,坐车用不了三个小时就到了,这小子家里有比较有钱,根本不在乎来回花销、开房间、吃饭那几个钱“那你们还在哪儿干过,不会在学校里吧?”其实我知道他们一定在学校里插过逼,因为我们学校很大,又有很多树,适宜谈情说爱的地方很多,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可以打一炮。我和老婆刚一谈恋爱的时候就曾经在学校很多地方花前月下,只不过没有打炮就是了。
  我这么问也是随口一句。
  当然在学校干过!“这时老婆有点发骚,所以说话也大胆起来:”干过好些次,好几次都差点被人看见,有一次比较刺激,我们在校园里逛到很晚,因为在学校宾馆定的有房间,就没打算回寝室住,所以也不怕锁门。十二点多的时候,校园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偶尔有一两个学习晚归的学生。我们两个刚在黑影的地方干过一次逼,他把我弄的兴奋异常,高潮的余波还没过去,就想在路上随便散散步,静一下心好回去睡觉。他突然从背后抱住我说,我们再玩个刺激的。我说,你又想什么坏点子了。他和以往一样,只要想玩,从来不征求我的意见,不过我倒是挺喜欢他这样对我,因为每次都很刺激。他掀起我的裙子,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又把胸罩给我解掉,我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玩什么花样。只见他把我的内衣挂在了路旁的一棵繁茂的松树上,走在路上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到,然后拉者我说‘走,我们转一圈在回来!’,我也不在乎,反正我的好多内衣都是他给我买的,丢了我也不心疼。再说,我当时也被刺激的不行。我们顺着英才路往东到建业路,然后往北到常青大道然后走到雅园路绕回到英才路,一路上他十分不老实,不停的用手捏我的屁股,走到雅园路的时候,他突然掀起我的裙子,那天我穿的是一个黑色吊带裙,我本能的把裙子往下拉,他用知之手把我的两只手固定住拉得向上伸直,飞快的把裙子给我脱了下来,我里面没有穿内衣一下子就变成赤身裸体,只有脚上穿着白色的高跟凉拖。我惊叫着压低声音说:“快把衣服给我,被人看到他却说,我就是要认看看我心爱的小淫娃。他却是恢哄人,一句话把我说的从新兴奋起来,刚才的恐惧一扫而空。雅园路虽说不是大路,但侧对着图书馆,平时也是个人来人往的地方,当然现在没有一个人。但想到平时这么多人在这里走过,而我却一丝不挂的站在这条路上,兴奋的我下面就像有几百只蚂蚁在爬,阴道里痒的要命,水儿都流到了腿上。觉得大家都在盯着我看,看我的奶子,看我的逼。就这样,我裸着身子挎着刘半勇从雅园路的北面走到南面。路上他说,你们学校像你这样的骚货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了,我说那还不是你让我这样的。
  他啪打了我屁股一巴掌,夜深人静,声音特别响亮。快到那棵松树的时候,他突然把我拉倒黑影里说快看。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一个带眼镜的男孩正站在那棵松树下,手里那着我的内衣在闻。闻了一会儿,他把手中的书放下,解开腰带把鸡巴掏了出来,用我的内裤包住打起了手枪,只一会儿就射了,不过射的时间很长,从面部表情可以看的出来,足足有半分钟。然后依旧把我的内衣挂在树上,左右看看每人,溜走了。估计他已经走的远了了,我们才飞快的跑到树下,拿下我的内裤看处,只见上面有好大一滩精液,还热热的,散发出一种特殊的腥味。
  半勇腾出手,摸了一下我的阴部说:“骚逼,水都流到腿上了!‘这时我才发觉,自己已经湿透了。后来刘半勇非要我把内裤上的精液吃掉,他真会捉弄人”
  “那你吃了吗?”我轻轻的抽插着老婆的逼,问道。
  吃了,没办法,不吃他不答应,搞的我一脸都是。后来,他的劲也上来了,把我剥的精光,在咱们学校的英才路上把我又搞了一盘,一边干我还一边喊:
  “快来看,骚逼朱小洁正在被我干,大家都来轮奸她,日她的阴道。‘我吓的不行,生怕别人听到。还好当时人很少。也许是太兴奋,不一会儿他就射了。最后还让我吃了他的精液。那一次,我来了很多次高潮,真是太刺激了。”
  到这里,我感觉到老婆的阴道一夹一夹的,原来她高潮了。而我的鸡巴却一下子软了下来。
  上到大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刘半勇有有了新的女朋友,所以逐渐减少了和我老婆的来往,大三上学期刘半勇正式和我老婆提出了分手,我老婆很伤心,她告诉我那段时光真是不堪回首,她曾经求过刘半勇只要不抛弃她,她不在乎他有新的女朋友,甚至有一次给刘半勇下跪哭着求他。但这些终于没有打动刘半勇的心,他还是狠心的抛弃了我老婆。事后她才知道,刘半勇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仗着家里有钱,玩的女人无数,我老婆充其量只是他的一个玩物,一个发泄兽欲的工具,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投入一点感情。不过,我老婆至今仍然念着他,可能是女人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都刻骨铭心,也可能是刘半勇的作爱技巧确实很高,我老婆也说不清为什么总是对他念念不忘,说刘半勇就是现在来干她,她可能也不会拒绝的。
  大三下学期我填补了我老婆空虚的内心世界,也许她对一个人的生活不适应,也许是我的条件还不错,反正她很快就接受了我。那段时间我们经常作爱,很多姿势都是她教我的,非常刺激,我几乎对她迷恋了。每天我们都要干一次,有时是租房,有时在校园外野合。不过有一点,只要我们开房间,她都会领着我去她和刘半勇去过的那个小旅店,可能是为了怀念他。不过我也挺喜欢那里的,很幽静。
  毕业后我们去了同一个城市,不过没在同一个单位,她在一个服装公司上班,搞销售。我去了一所还算不错的高校,我们很快就结了婚,生活很平静也很惬意。
【完】